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扬帆

做优秀的自己,让集体因我而光荣、同学因我而自豪、老师因我而欣慰、父母因我而骄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美文欣赏]红大衣(林文月)  

2013-12-24 09:32:51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红大衣

林文月

红色的大衣好看吗?如果有人这样问我,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,因为我有两个坦白诚实的答案,其一是:红大衣不好看。其二是:红大衣好看。

鲜明的、艳丽的红色,给人健康、明朗、热烈、坦诚等等的直觉印象,尤其红色的衣服穿在少女身上,应该更能够显现她的朝气与活泼才对。因此,在我女儿幼小的时候,我经常给她添制一些红色的裙子、红色的上衣,或红色的外套,直到有一年我旅游归来,买了一件鲜红色的毛衣送她,却遭到她的抗议:妈妈,我已经不是小小孩了。请你以后不要老给我买红衣服!那时我才恍然觉察,我的女儿已经长大了,她对于色泽,以及其他事物,也都逐渐有了自己的选择与判断。那年她十三岁,读初一。自从那事件以后,我为她选择任何东西都格外小心,不再以自己的喜好标准为依据,而尽量用她的个性嗜好为准则。因为女儿成长了,并且日日有她自我个性的发展呈现。为此,我暗中庆幸,但一方面也自然难免有一分寂寞。

其实,很多年以前,我自己也有一件关于红大衣的故事,几乎尘封在遥远的时空的一隅。

那时候的我,还不到十三岁,大约只有十岁吧!还在读小学。我的童年是在上海度过。上海的冬天,虽然远不及北平,或大陆更北的其他地方,但是一年之中,也有两三个月相当冻寒的气候,着实令人难以忍受。我记得最冷的季节里,手脚经常都是冻红肿胀的,身上尽管穿好几件厚重的衣服,仍然无法抵挡彻骨的寒气。便是在那种奇冷的季节,父母带我们去当时上海最大的百货公司──永安公司选购大衣。妈妈为我挑选的是一件厚呢的红色大衣,胸前有双排金质釦子,腰际还有一对大口袋。

如今回想起来,那样的大衣,应该是十分漂亮的。然而,当时就读于租界里日本小学的我,却嫌那种款式太中国化,跟我周遭的朋友们所穿的格格不入,怕会被人取笑买支那人的衣服,所以总是藉故躲避,不愿穿去上学。

那天早晨特别冷,妈妈叮咛又叮咛,叫我一定要穿上红大衣去学校,因为厚呢大衣,一件可抵两件普通衣服暖和。我心里老大不高兴,却佯装答应。在楼上穿好红大衣,又扣妥两排金釦子,等下了楼以后,趁着妈妈还在楼上忙于照顾弟妹们之际,将金釦子一一解开,卸下背上的书包,脱掉大衣,将它藏在沙发椅的靠垫后头,然后,像风一样的一溜烟跑出家门。

街上比家中冷得多。为了穿厚呢大衣,妈妈叫我脱下一件平时穿的毛衣,以免过分的臃肿,而我却偷偷自作主张把大衣留在家里,所以身上穿的衣服反而比平时更少,也就格外觉得冷。

雪融的地上,零乱地印着足迹,得步步小心提防摔跤,风刮在脸上,如刀一般地利。走了一小段路之后,我已经后悔脱掉红大衣了,但是又怕回去取会挨骂,便只好忍着冻寒逞强地继续走。走过公园坊的门口时,看见那位守门的印度人,在白色布袍上加了一件深色的厚外套,还将双手紧握着拳头,不时靠近嘴边呵气取暖。

到了学校以后,因为每一间教室里都烧着煤油炉子,所以暖和许多。我的日本同学们都纷纷把外套脱下来挂在个人的椅背上。讲台上的椅背,也挂着一件日本老师的外套,唯独我没有外套可以脱,便也只好舒适地坐在比别人显得宽敞的座位上,我暂时忘记脱下红大衣的后悔,专注地上课听讲。

第一节下课后,我也和别人一样奔出教室,跑到操场上游戏,但因为没有穿厚外套,实在无法忍耐空旷的操场上呼呼吹过的冬风,只好提前回教室。第二节课以后的休息时间,我就不敢再到外面去吹风了。一个人蜷缩在教室里,担心着放学回家的路上不知有多冷!

第四堂课正进行时,有一位工友在教室门口跟老师打招呼,老师出去和他说了几句话后,又折回来叫我出去,告诉我:你的母亲有事来找。我忐忐忑忑地跟着工友走到校门旁边的小房子。妈妈站在那里等我,她的手臂上悬挂着早晨我脱下来的红大衣。

快快把大衣穿上。冻坏了吧?妈妈见了我,急忙跑过来,用大衣把我整个人裹起来。她并没有数落我,甚至也没有问我不肯穿红大衣的原因,只是用那件厚厚的大衣把我拥在她的怀中,她眼睛里的无限疼惜之情,也一并包围了我的身子,使我顿时感觉好温暖好温暖。想到自己是多么的任性,不顾妈妈的再三叮咛,把她给我选择的红大衣故意遗留在沙发椅上;想到妈妈发现后有多么的着急,害她专程为了送这件大衣而在北风中赶路,懊悔、惭愧和感激,同时涌上心头,我忍不住地泪水扑扑沿颊落了下来。

傻孩子!妈妈用她冰冷的手指头弹去我的泪珠。妈妈,对不起!我怕工友听见,低头轻声道歉。回教室上课去吧。妈妈只是摩挲着我的头。说完,同工友礼貌地鞠躬,便转身急急走开。我知道,她还有许许多多家事要处理,不能多耽搁,但是亲眼看到我身上温暖,她一定是真放心了。我走到侧门边时,又回头看,看见妈妈的裙襬被风吹得像帆篷似的。其实,她那瘦瘦的背影,在落叶飘舞的街心,彷彿就像另一片被北风吹赶的叶子似的,渐渐在我满含泪水的视线中远去、变小……“妈妈,真对不起。我在心中一再道歉。

我觑着眼看自己身上软软的、暖暖的红大衣,觉得那鲜明的色泽真好看,金釦子闪闪发亮,也真是好看。我加快脚步跑回教室,恨不得我的日本同学们快些看到这件漂亮的红大衣!真奇怪,早晨为什么会偷偷地脱下,以为这件红大衣不好看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