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扬帆

做优秀的自己,让集体因我而光荣、同学因我而自豪、老师因我而欣慰、父母因我而骄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读书人生】冷暖(王晓菲)  

2014-04-23 22:20:26|  分类: 习作原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冷暖

王晓菲

凉,指尖仿佛在触摸寒冷的冰。我倚在身后的灰白墙面,眼中的泪水决堤,温热,留下的却冰冷;抬起头,人,眉与目模糊不清。

星期四的下午。

那时的阳光正褪去浮华,太阳在地平线的上空挣扎,火仿佛在逐渐熄灭,光终于化作金色的蝶影。冷,浃沦肌髓,暖色中的余温散去,面前仅有一张薄薄的纸。纸上,我的名字与字迹,还有殷红的符号,浅浅地显出怜悯与同情。

一张试卷,一张满分一百二十分,而我只能得到九十多分的试卷。

我受到莫大的打击,如一只泄气的气球一般默默地望着,双手在颤抖。得分率最低的一次,我沉默着计算,得分率仅82.5%。一切都黯淡了,这个世界上,仿佛只有我在沉默无言。色彩在苟存的阳光中隐隐地窥望,终看到湖泊的潋滟波光。有些酸楚,几滴泪从心中浸出,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。终是没有落,我宁愿一个人去背负,也不愿他们看到我的软弱。

这时,石老师走来,问我的分数。我没有听到,因为耳畔仅有风的呼啸。窦拍了拍我的肩膀,望着我说,老师问你分数啊,菲。我从另一场似是而非的梦中突然跌落,呆呆地望向她,却不敢看老师的脸庞。“九十九……”声音仿佛蚊虫振翅,除了我无人听懂。

窦她明显惊诧了,她问:“九十九?”我点了点头,继续抡着我墨色的书包,低下头,没有人能看清泪水。

终是有人觉察,许和萱走过来,问,“晓菲,你怎么了?”我用手遮住自己的泪水,摇头,轻声说没什么。窦在一旁轻轻地问:“晓菲,你没事吧?”我依然摇摇头,执拗地摇摇头。泪水早已决堤,成了肆意的汪洋,此刻心中的痛楚化为无言的泪水,温热的水珠留下了冰冷的痕,流到嘴角,咸,像海水般苦涩。我听到抽泣声,若黑夜中的一缕拉长的丝线,惊诧地发现那颤抖的抽泣声源于自己,愈加纠心。

抬头,没有想到,竟有那么多同学默默地陪着我。他们见我抬起了头,便轻声安慰我,“晓菲,没事的,这次可能没考好,还有下一次呢!”“别哭了学霸,一两次失误而已,下次加油呐!”“不要哭,你看我考这么差,不依然笑呵呵的么?”……

心中十分感动,泪水再次蔓延,涌上心头的欣慰与感慨使我无力启口。我只能不断地点头,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向他们致谢。

窦笛萌、王晓萱、许慧毓、刘冠州、龚子昊、轩迪、解廷谱……谢谢……

泪水使我看不清,依稀辨认出他们,忘却了还有谁。这时,石老师托人将刚刚又收去的试卷送来,连同无言的谅解与深意。

面前的伙伴们的微笑,在黯淡的午后阳光中唤醒了我的欣慰,温暖漫上心头,泪水在转瞬即逝的光影中,留下几点斑驳,蹙着的眉终于舒展,痛苦仿佛抽丝的茧,一层层地释薄、淡了影。色彩终于漫开。

暖,指尖仿佛在触摸未凉的余温。我宛如置身于芳草连天,栀子花静静地盛开;有那么一片云,投影在我的波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