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扬帆

做优秀的自己,让集体因我而光荣、同学因我而自豪、老师因我而欣慰、父母因我而骄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读书人生】清明祭扫 (窦笛萌)  

2014-04-06 22:24:27|  分类: 校园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祭扫

  一场硝烟的战争在红色的历史长廊中褪去那原本的腥恶。经过漫漫岁月长河的冲刷,留下的只是烈士们的英勇事迹。

  何为清明?清明,是一种祭祀。多辆公车载着班班学生驶向淮塔,一路车轮碾下一串串欢声笑语的痕迹。本以为是场痛快的游玩,却不想老是说是庄严的祭祀,心凉了一半。

  少年的天真是掩盖不住的。心中虽有埋怨,系带还是居多。我是如此,他人亦是如此。背着双肩包,嘴里哼着小曲儿,浩浩荡荡的两条队伍,踏上一步步台阶,直至塔顶。此刻,一块大石碑立在眼前。奏国歌,致悼词,这片田地被庄重压扁,让人真不习惯。默哀三分钟,我习惯性的低下头,本想眯眼打个小盹儿,但那沉重的音乐总有些不宜。或是多读了些战争史,脑海中闪过一卷卷画面,但总是模糊不清的。隐约可见的是一片古战场,黄山绕天,一幅五星红旗随风摇曳,倒下去的战士鲜血染红了半片天空。音乐停了,我的遐想也戛然而止,可这时间却短于规定。再次抬起头来,那碑下的图画似乎都有了灵性,那场战争似乎并未结束,淮海战役的烈士永垂不朽。一双双沉重的眸子,布满血色,保卫着华夏。

  从小到大,淮塔早已参观了多次,倒多觉得无趣。还是自家班导善解人意,领着我们拐进了一旁的林荫小道,有了些偷偷摸摸的感觉。谁知,后面跟来了俩个班。跟着出跑,有意思。防哥去和那边的班导交涉了下,我分明瞅见了那外班班导脸上一抹转瞬即逝的惊奇与失望。小孩的搞怪心理总使我想笑。憋住了,脸却涨得通红。

  迈入这小道,刚才的压抑与闷热一散而过,身上布满了清凉。同学们也全无了刚才的严谨感,彼此结伴同行。我与韦博馨互为闺蜜,自然二人同行。到了一片樱花林,粉色如冰琢般细腻的花色吸引了大半的目光。我拄着一根树枝,她靠着我的肩膀。“卡”的一声保存了下来,其实这樱花之美亦如友谊之花。

  同学们彼此吵吵闹闹,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。我向五组借了相机,费尽艰辛的召集了我们三组的成员。这些人各与别人扎堆,对于我这个组长来说自是不好找。看着合照上个个滑稽的样子,尤其是督到潜藏于背后的手势,一看就想狠狠抽嘎子一顿。站在镜头前,我们都笑了。此刻,毫无烦恼,学习什么都去死吧,唯留下“茄子”的喊声,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里。

  晃晃悠悠的绕到了兵器陈列馆。班长贺雪终显威武,出来维持秩序。四面看看,竟搞丢了老师和几个同学。进去时是杂乱的,出来时则是整齐的,不得不佩服班长的管理。一路走向南门,同学与老师也纷纷找齐,心也踏实了。可,我的嘴巴已口干舌燥,向同学借了点水,却又几乎是“灌”下去的,不得不说透心凉。

  上了车,一股子熟悉的车感扑面而来,头晕目眩。我靠着椅背,闭上眼睛乏了。

  初中的第一次清明祭扫在劳累中度过,当然也少不了换了,但是心底总是下意识的当成春游,只可惜少了零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