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扬帆

做优秀的自己,让集体因我而光荣、同学因我而自豪、老师因我而欣慰、父母因我而骄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读书人生】捡麦粒的外婆(王晓萱)  

2014-06-28 21:43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捡麦粒的外婆

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外婆是庄稼人,却也知道这首诗。有一次,她在我吃饭前又背起它,我问:“外婆,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吗?”她忽然慌张起来,正在洗碗的手不知道往哪儿放。她的脸是土地的颜色,想必如果是在四十年前,就能从她原是白皙的脸上看出层层晕红。“不知道啊……”“那诗名呢?”“也不知道。”

外婆的那一双手,始终看起来黑黝黝的。儿时的我以为那手上的皱纹里包含着泥土。堂屋前的一个明黄色的小盆,早被时光磨旧,颜色斑斑驳驳。外婆回来后就拿了水,毛巾搭在架子上,洗手,清亮的水,一碰到外婆的手,就多了一层沙土。外婆的手一挥,水就深一层,我也就看到了土地的颜色,和土地色的外婆的脸。我小心翼翼地递给她肥皂,一个干瘪的小片儿,说肥皂恐怕是不像。外婆洗完了手,用毛巾擦干净,继而熟练地将盆里的水泼在一人多高的月季花上。 

其实,外婆的手上不是土,而是常年劳作藏下的阳光,是土地的渲染。可是我不知道。

孩童时在外婆家寄居着的我,常常坐在门口,那是门前的小溪还没有被污染,我总是亲近那条溪水。水面上的阳光的最后一抹红晖散尽后,水色变得柔和,我就知道外婆要回来了。

远远地,远远地向地平线张望,终于,村头一个黑色的小点,缓慢地移动,走走停停。她走过一个房子,黑夜就更浓一分。近了,却还是好远。那黑色的影子,差点揉进夜色里,我睁大眼,才能看到朦胧的边廓。她走一步,走一步,就低下身子,蹲着在地上摸索一阵,我知道,那是捡拾地面的麦粒。乡土上常常有很多的粮食,一粒一粒就此埋下。遇水,有的也许能发芽。外婆就是有捡麦粒的癖好,她捡来的麦粒又从来不吃,的确,那些麦粒是很脏。她养了一圈鸡,黄澄澄的,叫个不停,于是捡来的麦粒就喂鸡。我无数次认为,她捡麦粒,是为了省粮。

外婆的影子又近了几分,她低着头,时而弯腰,时而半蹲。那样子像极了小鸡啄米,我不由得发笑。电线杆上,停了许许多多小憩的麻雀,大堆大堆地坐满,却一句话也不说,外婆从那下面缓缓走来,惊醒了几只,又重归寂静。我正看得入迷,忽觉外婆的身影不见了。抬头,外婆站在我面前。“回屋了,乖。”她按亮门前的灯,领我回家去。她的口袋里已经装满了麦粒。

我坐在堂屋里,饭菜备好。我草草吃完饭,就去睡觉。外婆还在忙碌,她吃下我的剩饭,一粒也不剩。外婆做了一辈子庄稼人,对粮食的爱,不是浅薄如我者所能企及,她从不愿浪费一粒。

睡梦中,月色正柔,好像蜜糖糊满窗,后被窗帘咬得碎碎的。外婆轻唱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……”

我才懂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